平衡生活与工作?Sarah Cheng: 有机会你要养个孩子,他会教你怎么做

Centific访谈录, 抽丝剥茧讲述Centific人的故事,记录Centific人的精神印迹
asd

采访嘉宾

Sarah Cheng

Regional Head, China and Singapore

前记

你现在是在座位上,还是会议室呢?”

会议室!”

两人接通电话,没想到她会这样问我,一时心急脱口而出说“会议室”,实际上我当时在医院的地库,家中老人在楼上做着手术,要赶回公司,医院门口路段却严重拥堵,不得已在车上仓促地开始了这个采访,每当有车路过我就立即mute防止轰鸣声打扰,并祈祷“千万别按喇叭”.......

我觉得我的额头上刻着两字——社畜, 但是我接下来要采访的却是社畜的反面代表——Sarah Cheng。

Sarah是我们公司的中国区总经理,十月底看见她的任命通知的时候,我是挺兴奋的,女性一把手我知道的不少,像董明珠、Shery Sandberg等,但是离我身边这么近的Sarah就显得尤为珍贵,于是向她邀约做一期采访,希望能给我自己以及像我一样或多或少有职业迷茫的同事们一些启发。

“放弃IBM,是因为在文思不得不努力”

公司历史25年,Sarah任职24年半, 她表示一直觉得很幸运,公司能存活这么长时间而且依然在增长,当属凤毛麟角了。

Sarah学语言出身,1996年加入公司就跨界做技术,1997年职业经理人管理团队发生大变动,核心团队陆续离开,有出国移民有跳槽的,当时初出茅庐的Sarah就被指定做核心项目的主要工作,包括本地化、测试整体交付等。  

 

然后就没有了自己的生活, 只有工作。”

 

All in的Sarah硬着头皮把IBM的OS/2本地化项目扛了下来, 还收到了不错的评价。后来IBM还指定Sarah负责新产品线,并给予半年时间在IBM研发中心学习, 从操作系统到数据库,安装到配置,写脚本,半年之后组建团队,安排项目成员去到客户的全球实验室工作。IBM 业务负责人专门安排了 Sarah半年时间在美国、意大利不同实验室工作,回国前被告知IBM 已经把 badge 准备好,希望Sarah能加入成为 IBM的正式员工。 

 

一边是历史悠久,待遇相当丰厚的外企, 一边是刚刚成立,什么都得精打细算的民企,如何选择?我想,在90年代的中国,外企可是人人抢的香饽饽,这可以闭眼选了吧?

 

我对外企的感受就是基本能看到头, 能看到未来三四十岁的样子,挺可怕,而在文思我不得不努力,我要保持自己的紧迫感。”

 

Sarah这么回答我。

 

是的,她选择了留在文思。后面的日子,她又与团队一起交付Oracle,HP 等,2001年去美国洛杉矶开拓市场,当时什么都没有,而且公司很小,永远都在算帐,她总在想要多少人才能养一个长期在美国的销售, 所以必须得出活!Sarah从美国回来继续开拓商机, 每周都有三四次的接待客户与宣讲,

 

那时候我们总会把客户邀请到公司来,即使是很小的MVP也会使客户更加信赖,最好的营销是让客户更加主动”。  

 

2004年起,Sarah接手管理所有的本地化业务,并以本地化的入口,使公司承接客户其他更多的服务。

 

2007年美国东部时间12月12日,公司正式在纽约证券交易所挂盘上市,Sarah和其他一样“不得不努力”的前辈们,作为员工代表参加了敲钟仪式,他们的“不得不努力”是公司成长的基石,也正是Sarah口中说的“一直觉很幸运”的前提。

 

http://img.xiumi.us/xmi/ua/1HpOB/i/080e292de137cd04797f7de57da21ec1-sz_74239.jpg

2007年纽约证券交易市场敲钟仪式

 

http://img.xiumi.us/xmi/ua/1HpOB/i/f828e3ca76dd67dfc45d82145363b4a8-sz_62476.jpg

2007年纽约证券交易市场敲钟仪式

 

我尽所能不让公司成为油腻的企业” 

Sarah个子大概在168cm左右,偏瘦,体态轻盈,外表文静,扎着小辫子的时候会被国外同事误以为是二十几岁出头的小姑娘。我说,瘦子就是好,要是发福油腻了,年龄感就来了。

 

Sarah笑了笑,问我知不知道冯唐,冯唐曾经说过一句话“有些企业也很油腻, 只说不做, 球踢来踢去,不进筐”,她继续说道: “我尽所能不让公司成为油腻的企业”。

 

【主人翁意识,是祛“油腻”的前提】熟悉Sarah的同事,可能都会被她“质问”过:“如果这个公司是你的,你会怎么做?” 这句话就像一把尺子,在她的心中度量,也在众多EDGE同事的心中度量,这是个永远的底线。近些年来公司的资本方不停变化,但核心管理团队基本没有因为组织原因而离开,职业经理人团队是否能秉持着像经营自己公司的原则去经营,显得尤为关键。

 

【敏捷的理念,是祛“油腻”的关键】在变化过程中,有很多未能确定的因素,如职责范围,人难免会惦记什么事该谁做,最后发现没有人做,Sarah总会提醒大家少给自己划界限,事情也不难,即使是难事当头,大家都不知道怎么干,那就先干,干的过程中想办法。另外,我们很多业务是服务式的,走进细节的,需要不断地重复再重复。我们在重复中总结、改进、创新, 如果天天只是高喊“创新”的口号而不懂重复创造价值,那么公司也会完蛋。

 

【减少组织浪费,是祛“油腻”的法宝】 过往,Monthly Review是我们的一大痛,各BU负责人、DM、FPA、 BO甚至是项目助理都为之头痛过, 每个月为了一些数字的差额,苦苦寻找原因,想尽办法解释并呈报。数字是重要的,但是为了短期的数字,或者是很小的差额而花费很多精力,在Sarah眼里就是浪费,所以Monthly改成了Quarterly Review。 减少组织中不必要的浪费,把更多的精力“还回”给个人,让大家有更多的心思去服务客户,专注交付,那么我们想要的数字是自然而然会来的。

 

http://img.xiumi.us/xmi/ua/1HpOB/i/f2d72df6f724967853f753e06a2b7648-sz_116457.jpg

http://img.xiumi.us/xmi/ua/1HpOB/i/c6eef416d9e4d29ebd4703ee3e3fdca1-sz_98991.jpg?x-oss-process=image/resize,limit_1,m_lfit,w_1080/auto-orient,1/crop,h_1083,w_1080,x_0,y_260

 

“有机会你得要个孩子,他会教你怎么做” 

听你一路讲下来,好像特别顺风顺水, 你没有觉得困难或者困惑过吗?你怎么平衡工作生活?”

 

当然有,曾经有一段时间,我总哭醒。实际上,Sarah从22岁踏入职场就一直在经历困难。

 

例如每天调动的人都是比自己年长且科班出身的,如何能让大家达成共识就特难;有一段时间,PM隔三差五地离职严重影响交付,让她总是焦虑;

 

例如,在文思和海辉对等合并时期,深思后她主动选择从零开始做operation,即使是经过深思的决定,但是面对没有决策权大部分时候只有听从、特别hands on甚至无意义的工作的时候,她还是焦灼茫然了半年之久;

 

例如她也会跟很多职场妈妈一样经历爸爸缺席各种身心之苦,因为她的另一半比她更加疯狂,是“一有工作就特别高兴”的典型工作狂,曾经试过 2 岁把小孩送去幼儿园,园长说他们第一次破例,连续五个周末孩子都发烧,扛不住的她请来了保姆,并在两岁半托关系把小孩提前送上了幼儿园。

 

她坦诚过去二十多年,其实都不大可能从容地把生活和工作分开,连小孩从小适应她的时间,一般有事情会与她提前预约。

 

困难总是各式各样的,解决方法也没有唯一。但是我从Sarah身上学到的是:解决困难的第一步是改变心态。

 

在调动年长且比自己专业的人的时候,她没有想着自己要“管”住他人,而是想着一定要找比自己更优秀的人,招聘回来的核心团队大部分都是来自最好院校,不少是清华北大复旦交大,优秀的人吸引更多优秀的人,互相影响,带来源源不断的团队活力;

 

在面对成员由于工作高压与薪酬等因素陆续离职,她经常性失眠,有一天她就给自己创造了一个假设,假设每天都会有人来提出离职,如果那天没有就值得开心,阿Q的精神反而让她卸掉过多的压力,轻装上阵,走出困境;

 

在做着特别hands on的operation工作的时候,她发现通过operation能触及的深度和广度是非常高的,于是她一边在运营工作上运筹帷幄,一边保持对业务参与度和对行业的认知度, 找到自我能接纳的平衡

 

刚跟我描述爸爸缺席育儿的她,突然跟我说“有机会你要养个孩子,她/他会教你怎么面对工作”,我一度怀疑她仗着自己是老板的身份向下属催婚,但是我没证据,她继续娓娓道来,曾经在她对一个事情表达了很多看(pi)法(ping),儿子反问:“为什么你要评价?”, 那一刻她发现确实需要给予儿子更多能自己做主的空间,成为自己事情的主人翁,其实带团队也是一样的,给予成员充分的信任与必要的授权

 

在她闲暇时间里读书是必须的。修女Teresa、南怀瑾、叶曼老师、钱钟书和杨绛先生都是她非常喜欢的,读《道德经》,读人物传记,历史、地理等。她说读书能让人能把事情拉到时间维度去看,事情就变得简单。

 

工作累了,她会到马路看看行人,经常跟环卫阿姨保安聊小天。她还欢欣地跟我描述小区里每天擦楼的大叔,总是干干净净整整齐齐, 每天挂着笑,跟我说哪个大叔在拐弯的篱笆里种了韭菜。 她说,芸芸众生,没人是容易的,在他们身上看到了品质生活,就会鼓励着自己。

 

她还会参加一些社区活动,例如组织大家捐钱修路,做社区花园,当楼组长干点小活,挨家挨户做些统计之类,然而小活并不好干,邻居们变着花样地“刁难”,她说参加这些事情让她认识到,在任何组织里都不要低估沟通的复杂程度。

 

所以,虽然Sarah好几次谦虚地说自己并没有很好的分开工作与生活的场景,但是我依然感受到她同时拥有高品质的工作与生活,并且在两者之间互相借鉴,融会贯通,正如她自己所讲“很多道理都是相通的”。

http://img.xiumi.us/xmi/ua/1HpOB/i/597dbe2c8e25efdde8c4054cc4eab012-sz_318369.jpg?x-oss-process=image/resize,limit_1,m_lfit,w_1080/auto-orient,1/crop,h_757,w_1080,x_0,y_0

http://img.xiumi.us/xmi/ua/1HpOB/i/c5c2fec48eddf147314540ce8e6ebd57-sz_447059.jpg?x-oss-process=image/resize,limit_1,m_lfit,w_1080/auto-orient,1/crop,h_537,w_811,x_0,y_0

组织大家捐钱修路等社区工作

 

后记

在采访的尾声,我表达担心自己不能写好这篇采访,不能让读者能跟我一样直观地感受真挚而又详实的一切。

 

她却说“没关系,你之前跟我说过你的一些迷茫,我也一直想找时间跟你谈谈,正好你跟我说采访的事,就借这个机会了。” 

 

我本想把这个采访当作是一次企业包装,输出文化,顺便拍一下领导马屁,但Sarah的主要目的却是对我的1-1, 我心头一热,更加由衷感谢这位温暖真挚的领导。

 

另外,Sarah还透露马上还会接管新加坡,思考新加坡如何与中国整合并找出路已经提上了议程。相信在行业内披襟斩棘二十四年的Sarah,会凭着对团队、业务、行业的深刻认知,带领公司整体发展,为更多合作伙伴提供更好的服务。